2V1G 一些电脑 一些科学 一張照片的誕生 九把刀 人物 十字路口 大城小鎮 马鲁帝 书本 公園 分享 友人 天空 太魯閣 水果 水痘 火车 出游 发生过的 古典樂 台灣 札记 生活 生活,照片 生活方式 生活点滴 生病 生日 电影 买书 亚庇 交通 关丹 吉隆坡 回/记忆 回和记忆 地震 早餐 有机 有機 羽毛球 耳机 艾西莫夫 住海邊 体育 听歌 希腊 我居住的地方 村上春樹 步行 沙巴 谷中城 豆原 車站 那些我爱过的女孩们 事件 京都 卷雲 咖啡 咖啡館 国家公园 怡保 房子 拍摄婚礼 明信片 治安 法国电影 社会 花蓮 花蓮慢游 转贴 金马仑 陈绮贞 星巴克 星空 星軌 相片 相机 相機 相簿 省思 省思 thought 看电影 科幻 科技 紅葉 若干心事 苹果 郊游 郊遊 面包 音乐空间 音樂 食物 哥本哈根 家鄉 恩田陆 旅游 旅遊 晃蕩 書本 書本,閱讀 烟火 烟雾 神山 阅读 阅读笔记 馬六甲 馬拉松 健康 婚礼 婚禮 婚禮攝影 教育 清明 理发 琐事 荷蘭 設計 野餐 雪山 散文 森林 渡轮 等待 编程 感性一点 感恩 摄影 新加坡 新闻 椰子屋 照片 過年 電影 榴槤 演唱会 静思书轩 寫詩 閱讀 閱讀,書本 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閱讀,書本 器材 澳門 辩论 镜头 餐厅 餐廳 講座 點滴 檳城 瀑布 藍山 藝術 關丹 籃球 攝影 聽歌 小孩 小旅行 小小說 日本 日偏食 ABL apple art badminton basketball blue mountain book bread breakfast bukit tinggi cafe camera cameron cheers cherating classical coffee concert copenhagen denmark design diary durian eclipse fairtrade feeling firework food friend fruit full-frame gadget GRD GRD2 greece happen haruki murakami hometown house hualien incident interior ipoh jandabaik japan jeram toi jogging kelantan KTM kuala lumpur kuantan kundasang kyoto langkawi lens life living style Macau marudi melaka memory miangkam midvalley mossy forest movie mt kinabalu music musicstory nba netherland new year organic panasonic G1 park pasir belanda penang people perhentian photo photography picnic poem portrait postcard prewedding programming reading restaurant rimbun dahan running science sentimental sggabai sharing shopping sick singapore sports star trait starbuck story stroget taiwan technology thought thoughts thoughts.省思 titi eco farm travel trip typica wangsa maju waterfall wedding

治安

我居住的地方有整百座五层楼组屋,分为A-G区。昨夜我和A区的居协会负责人聊天,说起日渐益下的区域治安,大家一起感叹世风日下,警察无力,摇摇欲坠的安定感。续我家被爆窃之后,这段时期陆陆续续还有其它的案件。他一一叙述:

有一位住在A区的妇女中午送女儿去学校后回家,惊然发现两个陌生华裔在其住家内,他们亮刀,妇女不敢声张,目送两个窃贼从容离去。
有一个家庭,主人只不过出门两个小时,回到家竟发觉被窃贼光顾,损失财物。
在家乐福对面的住宅区,男女主人白天上班,儿女上学。屋子大摆空城,窃贼光顾过一次,在他们还没有回过气来的时候。窃贼再次光顾。根据邻居口供,窃贼是华裔,驾驶一辆BMW轿车,他们以为那是屋主的朋友,所有没多加理会。
一个应该是瘾君子的华裔,在我们组屋楼下向经过的人明目张胆讨钱,这负责人在居协会办公室里(办公室就在我们组屋楼下)听到闹声,出来观察事情发生。后来那华裔愤愤离去,走去巴士亭坐了一会儿。负责人继续留意他,发现他后来走到我们主屋楼下的草丛鬼鬼祟祟。所以现在那些草丛已经被清理掉了,负责人说:他应该是要抢劫经过的女生们的手提袋或钱包。
还有一个案件,是发生在负责人居住的那栋组屋。是一个年轻人,家家户户敲门,说要卖东西,大家当然不要。他走到没人在的屋子,形迹可疑,还好楼下的马来妇女早就觉得不妥,一直盯着他看。他没办法,逛了一会儿就下楼离开,还狠狠的瞪了那马来妇女。

我就说:防不胜防啊。。出门都无法安心。不管是对走在路上/车里的人,或是留在家里的财物或妻儿。
负责人说:经济不好,太多人要快钱(easy money),而且外劳又多,大家的财富会令他们眼红的啊。
我说:为什么要这么多外劳?把那些空缺提供给本地人,大家就不用去偷去抢了吧。
负责人说:问题是,那些去偷去抢的人不要做那些工,他们要的是容易获取的金钱,以换取物质的享受。
我说:这样下去,这城市越来越不安定了。警察呢?
负责人说:警察?叫都不来,好像我在恳求施舍似的。他们一直借口人手不足。如此的话,政府大可增加警力,可是却不见行动。
负责人说:唯有和邻居大好关系,大家互相了解彼此的行踪,以至可以守望相助。

我开始认真考虑:
我还要在这个城市逗留下去吗?
或者是,在如此的恶性循环底下,就算回到家乡,还会有净土吗?


0 commen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by fox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ited State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