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1G 一些电脑 一些科学 一張照片的誕生 九把刀 人物 十字路口 大城小鎮 马鲁帝 书本 公園 分享 友人 天空 太魯閣 水果 水痘 火车 出游 发生过的 古典樂 台灣 札记 生活 生活,照片 生活方式 生活点滴 生病 生日 电影 买书 亚庇 交通 关丹 吉隆坡 回/记忆 回和记忆 地震 早餐 有机 有機 羽毛球 耳机 艾西莫夫 住海邊 体育 听歌 希腊 我居住的地方 村上春樹 步行 沙巴 谷中城 豆原 車站 那些我爱过的女孩们 事件 京都 卷雲 咖啡 咖啡館 国家公园 怡保 房子 拍摄婚礼 明信片 治安 法国电影 社会 花蓮 花蓮慢游 转贴 金马仑 陈绮贞 星巴克 星空 星軌 相片 相机 相機 相簿 省思 省思 thought 看电影 科幻 科技 紅葉 若干心事 苹果 郊游 郊遊 面包 音乐空间 音樂 食物 哥本哈根 家鄉 恩田陆 旅游 旅遊 晃蕩 書本 書本,閱讀 烟火 烟雾 神山 阅读 阅读笔记 馬六甲 馬拉松 健康 婚礼 婚禮 婚禮攝影 教育 清明 理发 琐事 荷蘭 設計 野餐 雪山 散文 森林 渡轮 等待 编程 感性一点 感恩 摄影 新加坡 新闻 椰子屋 照片 過年 電影 榴槤 演唱会 静思书轩 寫詩 閱讀 閱讀,書本 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閱讀,書本 器材 澳門 辩论 镜头 餐厅 餐廳 講座 點滴 檳城 瀑布 藍山 藝術 關丹 籃球 攝影 聽歌 小孩 小旅行 小小說 日本 日偏食 ABL apple art badminton basketball blue mountain book bread breakfast bukit tinggi cafe camera cameron cheers cherating classical coffee concert copenhagen denmark design diary durian eclipse fairtrade feeling firework food friend fruit full-frame gadget GRD GRD2 greece happen haruki murakami hometown house hualien incident interior ipoh jandabaik japan jeram toi jogging kelantan KTM kuala lumpur kuantan kundasang kyoto langkawi lens life living style Macau marudi melaka memory miangkam midvalley mossy forest movie mt kinabalu music musicstory nba netherland new year organic panasonic G1 park pasir belanda penang people perhentian photo photography picnic poem portrait postcard prewedding programming reading restaurant rimbun dahan running science sentimental sggabai sharing shopping sick singapore sports star trait starbuck story stroget taiwan technology thought thoughts thoughts.省思 titi eco farm travel trip typica wangsa maju waterfall wedding

飛狐外傳



也許我一直都以為《飛狐外傳》和《雪山飛狐》說的是同一個胡斐。其實那只不過是定義的盲點,都是名字惹的禍。

“時間的凝視下,本來就沒有同一個人。十年前的我,和十年后的我,還是同一個人嗎?”

我把玩著手里的精致陶瓷小杯,里頭是空的,剩下微微香氣提醒著:那本來是一杯咖啡。

女孩的聲音平淡滑過午后的微熱空氣,我轉過頭看見她的側臉在窗外的明亮襯托下形成漂亮剪影。我們說了什么才來到這里的呢?對了,是我點了一杯第一次遇見女孩時喝過的《雪山飛狐》,這回喝起來卻是另一個味道。恰似《飛狐外傳》和《雪山飛狐》的胡斐,他們是同一個人,也是不同的人。

“所以這一杯只能叫做《飛狐外傳》。”

“那時候胡斐正當年少氣壯,他的銳利不慎刺傷了別人,也刺傷自己。所以咖啡的酸香是一入口就逼上來的,直接得義無反顧。”

我不理女孩是否在聽,思緒掉入年少的胡斐心里。那時他以為正義必須伸張,也必需一力承擔到底。一直到最后他犧牲了很多,手里抱著程靈素的尸體,眼里望著袁紫衣離去的背影,都沒有后悔過。

一回過神,女孩已經走開。

同樣的咖啡豆同樣的比例,他們都有同樣的名字,卻因為不同的咖啡樹不同的采收時間以及烘培的差異,成就了不同的味道。我知道女孩給我上了寶貴的咖啡一課,滿心感激。悄悄在她的背影里刻下一個記號。

十年后,那個記號自然會變得不一樣。可不管變得怎么樣,我只想知道那是否還可以辨認。

《雪山飛狐》里胡斐那到底有沒有砍下去的一刀,可以回溯到《飛狐外傳》,雖然在現實的時間線上《飛狐外傳》發生得較后。我才明白,原來當初喝過的咖啡味道,要在后來才嘗出。


4 comments:








不是HL牛奶

提到...

砍下去應該就沒意思了!!我說胡斐是怎麼都不會砍下去的!!不然十年是白過了的!!

雖然這已是飛狐外傳!!





fox

提到...

也許,十年后我再見女孩時會有更明確的答案吧,呵呵!





李臻

提到...

十年后女孩不知會變成甚麼樣了~~~





fox

提到...

只要記號還在我就能夠辨認;-)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by fox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ited State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