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1G 一些电脑 一些科学 一張照片的誕生 九把刀 人物 十字路口 大城小鎮 马鲁帝 书本 公園 分享 友人 天空 太魯閣 水果 水痘 火车 出游 发生过的 古典樂 台灣 札记 生活 生活,照片 生活方式 生活点滴 生病 生日 电影 买书 亚庇 交通 关丹 吉隆坡 回/记忆 回和记忆 地震 早餐 有机 有機 羽毛球 耳机 艾西莫夫 住海邊 体育 听歌 希腊 我居住的地方 村上春樹 步行 沙巴 谷中城 豆原 車站 那些我爱过的女孩们 事件 京都 卷雲 咖啡 咖啡館 国家公园 怡保 房子 拍摄婚礼 明信片 治安 法国电影 社会 花蓮 花蓮慢游 转贴 金马仑 陈绮贞 星巴克 星空 星軌 相片 相机 相機 相簿 省思 省思 thought 看电影 科幻 科技 紅葉 若干心事 苹果 郊游 郊遊 面包 音乐空间 音樂 食物 哥本哈根 家鄉 恩田陆 旅游 旅遊 晃蕩 書本 書本,閱讀 烟火 烟雾 神山 阅读 阅读笔记 馬六甲 馬拉松 健康 婚礼 婚禮 婚禮攝影 教育 清明 理发 琐事 荷蘭 設計 野餐 雪山 散文 森林 渡轮 等待 编程 感性一点 感恩 摄影 新加坡 新闻 椰子屋 照片 過年 電影 榴槤 演唱会 静思书轩 寫詩 閱讀 閱讀,書本 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閱讀,書本 器材 澳門 辩论 镜头 餐厅 餐廳 講座 點滴 檳城 瀑布 藍山 藝術 關丹 籃球 攝影 聽歌 小孩 小旅行 小小說 日本 日偏食 ABL apple art badminton basketball blue mountain book bread breakfast bukit tinggi cafe camera cameron cheers cherating classical coffee concert copenhagen denmark design diary durian eclipse fairtrade feeling firework food friend fruit full-frame gadget GRD GRD2 greece happen haruki murakami hometown house hualien incident interior ipoh jandabaik japan jeram toi jogging kelantan KTM kuala lumpur kuantan kundasang kyoto langkawi lens life living style Macau marudi melaka memory miangkam midvalley mossy forest movie mt kinabalu music musicstory nba netherland new year organic panasonic G1 park pasir belanda penang people perhentian photo photography picnic poem portrait postcard prewedding programming reading restaurant rimbun dahan running science sentimental sggabai sharing shopping sick singapore sports star trait starbuck story stroget taiwan technology thought thoughts thoughts.省思 titi eco farm travel trip typica wangsa maju waterfall wedding

過年紀事

     過年是大事,認真選購送回家裡的禮藍餅乾等,也早早請了年假,盤算回家鄉的行程。過年也是關口,之前若般事情最好有個了斷,最不濟也要告一段落,稍息一下。之後再出發,期盼眼光胸襟更開闊一些。我想到在操場跑步,一圈一圈跑來,每經過起跑線就意味著結束了之前那圈,也意味著開始新的一圈。總體來看,跑過了多少圈,還剩下多少圈,這份自知非常重要,不然就跑不下去了。再往深一層看,跑完一回後還有另外一回,如此生生不息。譬如十二年前的龍披金而來,如今帶水復返,同中有異。過年莫不如此,年是不變的,過年的人已非。回到家的那個中午是年二十八,屋前的木瓜樹有熟果,媽媽著我摘下,此瓜肉紅汁多,鮮甜無比。午後和爸爸弟弟去自家園地,僅剩的幾棵榴櫣樹還有一些榴櫣掛在樹幹,落下地的多已被園裡動物吃過。這幾棵榴櫣樹自小陪我們幾兄弟長大,年中榴櫣季節總讓我們吃上整個月的美味果肉。如此開花結果幾十年,回回也是過年。



咱家的團圓飯在中午。除夕早上拜祭祖先,媽媽囑咐咱們兄弟各自點三柱香拜祭爺爺,求爺爺保佑。我們很快就完成,倒是媽媽捧著三柱香口里念念有辭良久。她說她用福建話求爺爺保佑咱兄弟們出入平安,工作順利,成家立室。爺爺是廣西人,不知是否知曉福建話。不過也沒辦法,我們家沒人會廣西話。雖然知道燃燒紙紮物品徒然製造黑煙和灰燼,還是和爸媽一起燒掉一大袋紙元寶。熱日熊熊下看火焰在地上如蜜蜂嗡嗡的晃動影子,熱浪襲來。媽媽多年來緊守傳統,每逢節日的諸般儀式打理得井井有條。哪管外頭各般浪潮,她自守一股誠心。不就是心誠而靈嗎。



猶記得上次過年帶了很多咖啡豆和全套手沖咖啡器材回家,卻忘了帶磨豆機。這次幸好帶齊,帶回家的有我最愛的衣索比亞的日曬豆,以及我托朋友自臺灣蜂大買回的藍山,二弟也送來大禮,他托朋友從日本帶回的也是藍山。我把不多的臺灣藍山豆煮成三小杯,小弟和二弟還懂慢慢品嘗,不像爸爸兩三口就把藍山像開水般喝光,我們看了都覺有點暴殄天物。不過也罷,爸爸就是這般性子,他還算難得,平常不喝咖啡,偶爾我煮黑咖啡,他也可以不加糖喝下,並能嘗苦酸回甘。其實過年其間我更多喝茶,三弟帶回西湖龍井,我不只午餐後煮來喝,有朋友來訪時也煮一壺來品。其茶色淡,清香裊裊,入口清幽,談笑風生最為合適。


 
除夕夜晚下了一場大雨,我和中學老友們在飯廳喝龍井吃餅乾聊天,雨聲中渡過十二點。那是大年初一,大家互道恭喜。後來雨停了,炮竹和煙火聲四起,家家戶戶的小孩們都出來玩煙花,大人們也站在門外馬路旁湊熱鬧。一如往年,有人燃放燦爛煙火,有人點燃炮竹,甚至有人點放孔明燈。如果年獸並未老去,它是否還怕炮竹澎湃巨大聲響。誰人的孔明燈飄向不知名遠方,盛載的願望會不會總有一天實現。老友們抬頭觀賞煙火,璀璨後的平靜時刻,我們是否遙寄一些情懷。老友其一從車後箱拿出一串鞭炮,不小心扯掉頂端的掛繩,就橫放在馬路上點燃。於是跳躍的火光閃爍像極了飛舞的龍,一入眼底便化光,只留下隆隆回聲。

年初一晚舅舅在餐館請吃,我們兩家人剛好一桌。說來有趣,咱家兄弟們都在吉隆坡,舅舅家的都在新山新加坡。咱們分別落腳南北,常年不相見,再不聯繫一下以後只怕街上碰面都認不出彼此。遠嫁日本的老友偕夫帶女回鄉過年,我們前去拜年,也和一歲大的Eina玩得不亦樂乎。說起來自上次去日本找她後就沒再見過,還好有面子書神通廣大,文字和照片相來往,好像沒有兩年不見的距離感。這年和同學的聚會都有小孩在場,大家的話題難免圍繞著小孩。就連缺席的同學也無聲中說著小孩的話題,他們都是因為有兒初生而沒回鄉過年。和老同學平常鮮少見面,新年一聚自然聊得很久很多。咱們同學各奔前程,工作和生活大不同。這樣甚好,彼此都有新鮮故事。尤其是同學T的故事,他簡直就在一個我無法企及的世界,聽他說和富貴人士打交道的點滴,說和不同女人的情事,男人之好名爭利,之漁色,他彷彿樣本。同學S交了女友,大家都替他歡喜,只可惜我從此少了個同濟,媽媽咕噥時無法再拿他推托。雖然同學D回到同濟行列,不過大家都覺惋惜,某些現實考量更為巨大,彼此喜歡終究只是起跑點,走不走得下去自有其他關口。除了同學聚會,也相約學長一聚,學長們愛攝影,一個定居澳洲,一年回來一次。另一個在都城,不過咱們也只在家鄉才見面。這次可說是比較技術性的聚會,大家談論的無非攝影技術和器材觀摩。帶上自家相機鏡頭彼此把玩,問這個問那個,分享心得,也剖白各自對攝影的期望,終時大家依依不捨。當年中學攝影學會萌芽,學長是第一屆主席,我是第二屆。如今相隔十多年再聚首話攝影,此景此情,彷彿喚回當年熱心學習攝影的初心。





年初二是例行家族聚會,大家回到祖屋聚餐,再拍一張全家福。小弟近年來愛上攝影,所以這兩年的全家福都由小弟拍攝。我只是隨興拍些小孩的照片,和他們在屋外空地上邊玩邊拍,照出來的相片特別好看。無他,自然而已。


過年的佳餚多肉,只有初一吃齋,菜色才青。咱們家年年初一都去婆婆家拜年,然後一起午飯吃齋。年初二姑姑和表姐弟家人一起來到,葷齋都有,各取所需,皆大歡喜,過年不就圖個熱鬧團圓麼。



家裡兄弟們我起身最早,因為每晚我最早入睡,弟弟們外出至三更半夜,甚至黎明時分才回家,通常是一覺睡到午飯時。所以我較常和爸媽外出早餐,我愛吃雲吞麵,必定到街上那家老字號吃上一碗雲吞麵。這碗雲吞麵從我小時候賣起,那時還在某條巷子口搭個帳篷擺幾張桌椅,後來遷址巷子旁的店面,同一雙手,下麵幾十年,回憶的味道,家鄉的味道,你問我好不好吃,我說那不再是味覺的事。年初四晴朗早上,乘著吃雲吞麵的當兒在街上逛了一下。




家人渴望我成家也不是新鮮事,近年來幾乎每次回家都會委婉勸告,苦口婆心,莫過如此。今年有點不同,婆婆是半訓半勸,孫媳婦兒她盼了好久。爸媽更是,近年喝了不少親朋戚友的喜酒,去年還喝表弟和表妹的喜酒,就連舅舅們拜年一開口都問何時請他們喝喜酒,所以爸媽心底的渴望是到頂的了。他們對我動之以情,我對他們動之以理,此事不了了之。年初五回到都城,一時興起,去買了兩件新衣。一件紀家中長輩的心聲,一件紀我心底的回應。我相信冥冥,期許自己不論何時都能自得其樂,此乃新年願望。


13 comments:








火鳥

提到...

一個愉快的新年紀事,開工大吉呀!





李臻

提到...

一個快樂的過年大事,生活愉快啊!





fox

提到...

謝謝火鳥大哥
謝謝臻小姐





wei^^

提到...

很温馨的新年紀事。

Yea, let it be.





carl

提到...

收尾得如神来之笔!~~~ 两件 t-shirt





fox

提到...

紫薇,Carl,萬事如意 ,let it be ;-)







提到...

好喜欢这一篇!!!哦!不!是太喜欢才对!!
这一趟回去的时间有点短,不然我也想八卦一下T,S还有D的故事。





fox

提到...

燕,其實我們也只是八卦到故事大綱罷了 :P





豪迈

提到...

新春进步,腾飞祥云!

喜欢您这一系列农历新年的照片,很有“追寻古老记忆”的美味,唤起我一些孩提过新年的回忆。

要和您分享两个词,就是您文中的“炮竹”和“菜色”。正确的是“爆竹”或“鞭炮”,而“菜色”是广东说法,中文说法是“菜式”。

我记得爆竹之所以称“爆竹”是因为古时的爆竹是人们将火药放进竹筒,然后燃放的玩意儿(请您再查证,然后再告诉我,这由来是否准确)。

至于“菜色”,在中文的意思是指人因靠吃菜充饥而营养不良的脸色,所以不能乱用哦!哈哈......





fox

提到...

多謝豪邁不吝指教!
“菜色”還有這等來由,實在是上了一課!
用炮竹(哦,是爆竹)而不用鞭炮是因為覺得爆竹比較有古早味,呵呵。





豪迈

提到...

别说指教,分享分享而已,哈哈...... 文字真的很好玩!

对,我赞同您说的,我也是比较喜欢用“爆竹”。刚刚在网上看到这段关于“爆竹”的,在此转载给您看看:

“鞭炮的起源很早,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南朝梁代宗懔《荆楚岁时记》记载:"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意思是说,人们在正月初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竹子放在火里烧,竹子在火中的爆裂声能够赶走怪兽恶鬼。 ”

“爆竹”一词也就这样诞生了!





月 moon

提到...

爱死你这篇了,看完后似乎还感觉到你拉美士那浓浓的年味~





fox

提到...

月,謝謝 。妳最愛小鎮風情 ;-)
上次說要寫家鄉小鎮,這裡算是半篇 :P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by fox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ited State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