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1G 一些电脑 一些科学 一張照片的誕生 九把刀 人物 十字路口 大城小鎮 马鲁帝 书本 公園 分享 友人 天空 太魯閣 水果 水痘 火车 出游 发生过的 古典樂 台灣 札记 生活 生活,照片 生活方式 生活点滴 生病 生日 电影 买书 亚庇 交通 关丹 吉隆坡 回/记忆 回和记忆 地震 早餐 有机 有機 羽毛球 耳机 艾西莫夫 住海邊 体育 听歌 希腊 我居住的地方 村上春樹 步行 沙巴 谷中城 豆原 車站 那些我爱过的女孩们 事件 京都 卷雲 咖啡 咖啡館 国家公园 怡保 房子 拍摄婚礼 明信片 治安 法国电影 社会 花蓮 花蓮慢游 转贴 金马仑 陈绮贞 星巴克 星空 星軌 相片 相机 相機 相簿 省思 省思 thought 看电影 科幻 科技 紅葉 若干心事 苹果 郊游 郊遊 面包 音乐空间 音樂 食物 哥本哈根 家鄉 恩田陆 旅游 旅遊 晃蕩 書本 書本,閱讀 烟火 烟雾 神山 阅读 阅读笔记 馬六甲 馬拉松 健康 婚礼 婚禮 婚禮攝影 教育 清明 理发 琐事 荷蘭 設計 野餐 雪山 散文 森林 渡轮 等待 编程 感性一点 感恩 摄影 新加坡 新闻 椰子屋 照片 過年 電影 榴槤 演唱会 静思书轩 寫詩 閱讀 閱讀,書本 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閱讀,書本 器材 澳門 辩论 镜头 餐厅 餐廳 講座 點滴 檳城 瀑布 藍山 藝術 關丹 籃球 攝影 聽歌 小孩 小旅行 小小說 日本 日偏食 ABL apple art badminton basketball blue mountain book bread breakfast bukit tinggi cafe camera cameron cheers cherating classical coffee concert copenhagen denmark design diary durian eclipse fairtrade feeling firework food friend fruit full-frame gadget GRD GRD2 greece happen haruki murakami hometown house hualien incident interior ipoh jandabaik japan jeram toi jogging kelantan KTM kuala lumpur kuantan kundasang kyoto langkawi lens life living style Macau marudi melaka memory miangkam midvalley mossy forest movie mt kinabalu music musicstory nba netherland new year organic panasonic G1 park pasir belanda penang people perhentian photo photography picnic poem portrait postcard prewedding programming reading restaurant rimbun dahan running science sentimental sggabai sharing shopping sick singapore sports star trait starbuck story stroget taiwan technology thought thoughts thoughts.省思 titi eco farm travel trip typica wangsa maju waterfall wedding

我們不過想安居樂業



前晚我居住的地方又發生了劫殺案,受害者和我在某些資料重疊:他是男的,他乘搭輕快鐵,他住Section 2的組屋,他從輕快鐵站步行回家。

他從輕快鐵站步行回家,途中遇匪,被刺后逃到附近茶室求救,一小時后救傷車抵達,送院后搶救不及而身亡,享年27歲,遺下傷心欲絕父母一對、痛失手足的兄弟姐妹三位、追憶友情的摯友一群、共同奮斗的同事一班、未酬的壯志幾個、唏噓的人情幾許、罪案的數據一筆。雖然現在報章論壇都火熱談論這項新聞,若干日子后我們將忘記這件事情,忘記第一次讀到這新聞時代憤憤不平和感慨良多,繼續自求多福,一直到另一次案件的發生。這個城市總是如此敷衍她的子民,后事之師仿佛是永遠學不會的學問。(治安黑區1治安黑區2治安黑區3治安黑區4

回到現場,《中國報》說匪徒4人,(“。。遇上4名巫裔劫匪攔路搶劫。。。”)《星洲日報》說匪徒3人,(“。。。遭遇3名乘電單車的劫匪攔路。。。”),《Berita Harian》說匪徒2人,(“....Seorang jurujual maut selepas dipercayai ditikam seorang daripada dua lelaki yang merompaknya di Seksyen 2 Wangsa Maju....”)。東方日報說4人(“。。疑遭為數4名巫裔匪徒洗劫。。。”)。

其中兩家報紙說明匪徒為巫裔,其中東方日報引訴警官的話:“冼都警區主任查卡利亞助理總監表示,事發時,死者獨自乘搭輕快鐵回家,就在他下站後徒步往租賃公寓方向時,在昏暗的後巷突然被3、4名巫裔青年攔截及包圍,並亮刀威逼死者交出錢財。

四家報章都說劫案地點是后巷,其中三家強調后巷陰暗(偏僻、lorong gelap)。兩家說“死者負傷逃至50公尺的一間餐館求助,東主致電救傷車”。另兩家說是餐廳的顧客們致電救傷車 - “Pelanggan di restoran itu menghubungi ambulans ”, 中國報:“由路人撥電聯絡警方和救傷車”。 兩家提及手機和錢包被搶走,兩家沒說明。而四家報章都說現場沒目擊者,所以我對事情發生的詳情感到困擾:什么2,3,4個匪徒、死者因反抗而被刺傷、匪徒是巫裔、誰呼叫救傷車等等。。。到底是誰告訴記者和警官的?再看《星洲日報》說道:“死者負傷逃至50公尺的一間餐館求助,當時神志仍清醒,把來龍去脈告訴東主“。估計死者在受傷期間把事情始末告訴周圍的人。

《中國報》的報道最詳細,還包括了死者還是傷者時的人情冷暖:“沒人願開車救人”;緊急事件發生時的拖延處理態度:“救傷車姍姍來遲”;警方打擊罪案的怠慢:“巡警的巡邏次數少,促請警方加強巡邏工作”。

其中《中國報》和《東方日報》還“深入”報道了死者母親的一番說話:“我常勸他搬家,但他就是不願意”,“他說那裡靠近女友家,為求方便,不願搬離”。甚至把死者的私人事情也抖出來,這樣子的說法有怪罪之嫌。

報導也提及這里的居民在入夜后隨身攜帶木棍“防身”。悲哀突然涌上,這片我想安居樂業的土地,現在淪落到就連走路都得戰戰兢兢。原本以為308后政治有救,未來可期;卻沒想到治安已死,人心惶惶。當政府(警察)已經失去了他們的功能性,我們必須自己處理安全問題。也許,這是一個需要城市超人的年代。


0 commen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by fox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ited State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