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1G 一些电脑 一些科学 一張照片的誕生 九把刀 人物 十字路口 大城小鎮 马鲁帝 书本 公園 分享 友人 天空 太魯閣 水果 水痘 火车 出游 发生过的 古典樂 台灣 札记 生活 生活,照片 生活方式 生活点滴 生病 生日 电影 买书 亚庇 交通 关丹 吉隆坡 回/记忆 回和记忆 地震 早餐 有机 有機 羽毛球 耳机 艾西莫夫 住海邊 体育 听歌 希腊 我居住的地方 村上春樹 步行 沙巴 谷中城 豆原 車站 那些我爱过的女孩们 事件 京都 卷雲 咖啡 咖啡館 国家公园 怡保 房子 拍摄婚礼 明信片 治安 法国电影 社会 花蓮 花蓮慢游 转贴 金马仑 陈绮贞 星巴克 星空 星軌 相片 相机 相機 相簿 省思 省思 thought 看电影 科幻 科技 紅葉 若干心事 苹果 郊游 郊遊 面包 音乐空间 音樂 食物 哥本哈根 家鄉 恩田陆 旅游 旅遊 晃蕩 書本 書本,閱讀 烟火 烟雾 神山 阅读 阅读笔记 馬六甲 馬拉松 健康 婚礼 婚禮 婚禮攝影 教育 清明 理发 琐事 荷蘭 設計 野餐 雪山 散文 森林 渡轮 等待 编程 感性一点 感恩 摄影 新加坡 新闻 椰子屋 照片 過年 電影 榴槤 演唱会 静思书轩 寫詩 閱讀 閱讀,書本 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閱讀,書本 器材 澳門 辩论 镜头 餐厅 餐廳 講座 點滴 檳城 瀑布 藍山 藝術 關丹 籃球 攝影 聽歌 小孩 小旅行 小小說 日本 日偏食 ABL apple art badminton basketball blue mountain book bread breakfast bukit tinggi cafe camera cameron cheers cherating classical coffee concert copenhagen denmark design diary durian eclipse fairtrade feeling firework food friend fruit full-frame gadget GRD GRD2 greece happen haruki murakami hometown house hualien incident interior ipoh jandabaik japan jeram toi jogging kelantan KTM kuala lumpur kuantan kundasang kyoto langkawi lens life living style Macau marudi melaka memory miangkam midvalley mossy forest movie mt kinabalu music musicstory nba netherland new year organic panasonic G1 park pasir belanda penang people perhentian photo photography picnic poem portrait postcard prewedding programming reading restaurant rimbun dahan running science sentimental sggabai sharing shopping sick singapore sports star trait starbuck story stroget taiwan technology thought thoughts thoughts.省思 titi eco farm travel trip typica wangsa maju waterfall wedding

雪山飛狐




我第十九次來到咖啡館的時候,第十六次見到女孩。那天多云,陰,步行十分鐘也不會出汗的下午。徑自走到吧臺前坐上可以看見女孩煮咖啡的神情的位置,打個招呼,看女孩專注煮咖啡。

把客人點的咖啡都煮好後,女孩問我想喝什么咖啡。我想起九把刀的《等一個人咖啡》里提到的阿不思特調,阿不思在等一個人咖啡館打工,她會接受客人胡亂點一個菜單上沒有的咖啡,依自己喜好沖調一杯個性分明的咖啡給客人。

“還真有意思”,女孩淡淡說道,稍微揚起的嘴角擺出接受挑戰的自信。我還真的有點慌,我可沒挑戰的意思啊!也暗自后悔要是自己想不出一個有意思的咖啡名字就丟人到家了。大概是潛意識里殘留著兩天前看過王家衛的《東邪西毒》終極版。

“就來一客雪山飛狐吧!”

“雪山飛狐。。。”,女孩沉吟,若有所思。

“雪山自然很冷。而胡斐是一個熱血烈漢,飛狐之名,自有狡黠多智之意”。

女孩混著豆子,若有所思。

我靜靜看著女孩煮咖啡,回想雪山飛狐的情節。最后那一刀,胡斐到底要不要砍下去?

女孩把煮好的咖啡捧至面前,帶點笑意,咖啡香四溢,還冒著騰騰熱氣。我差點就忍不住了,還是安靜下來,仔細聞過咖啡香。嗯,酸酸的氣味,難道是一杯以酸香為主的咖啡?

女孩笑臉閃過一絲狡黠。

我小啜一口咖啡,竟沒喝到酸味,反而是順滑甘甜。還來不及沉醉在甘甜,劇烈苦味洶涌而至,在淹沒味覺過后還冷不防回馬一槍,一股辛辣回味在口間爆開。我嚇了一跳。

“好一個雪山飛狐!”

“那不是辛辣,那叫做土地的芬芳,earthy notes”

女孩的笑意盛開如外頭開始下起淅瀝雨水。

我慢慢喝著咖啡,漸漸變涼咖啡的層次感也舒展開來,酸香味道開始淡淡的浮現。和先前趁熱小啜又有分別。

女孩的雪山飛狐是取其狡黠多變之意嗎?

而胡斐最后那一刀到底是砍下去好呢,還是不砍的好。

小說到這里為止。可是我想告訴女孩的話到底是說好呢,還是不說好呢。可以留待下一次再決定。

這是雪山飛狐給我的啟示。


0 commen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by fox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ited State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