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1G 一些电脑 一些科学 一張照片的誕生 九把刀 人物 十字路口 大城小鎮 小小說 小孩 小旅行 马鲁帝 书本 公園 分享 友人 天空 太魯閣 日本 日偏食 水果 水痘 火车 出游 发生过的 古典樂 台灣 札记 生日 生活 生活,照片 生活方式 生活点滴 生病 电影 买书 亚庇 交通 关丹 吉隆坡 回/记忆 回和记忆 地震 早餐 有机 有機 羽毛球 耳机 艾西莫夫 住海邊 体育 听歌 希腊 我居住的地方 村上春樹 步行 沙巴 谷中城 豆原 車站 那些我爱过的女孩们 事件 京都 卷雲 咖啡 咖啡館 国家公园 怡保 房子 拍摄婚礼 明信片 治安 法国电影 社会 花蓮 花蓮慢游 转贴 金马仑 陈绮贞 星巴克 星空 星軌 相片 相机 相機 相簿 省思 省思 thought 看电影 科幻 科技 紅葉 若干心事 苹果 郊游 郊遊 面包 音乐空间 音樂 食物 哥本哈根 家鄉 恩田陆 旅游 旅遊 晃蕩 書本 書本,閱讀 烟火 烟雾 神山 阅读 阅读笔记 馬六甲 馬拉松 健康 婚礼 婚禮 婚禮攝影 教育 清明 理发 琐事 荷蘭 設計 野餐 雪山 散文 森林 渡轮 等待 编程 感性一点 感恩 摄影 新加坡 新闻 椰子屋 照片 過年 電影 榴槤 演唱会 静思书轩 寫詩 閱讀 閱讀,書本 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閱讀,書本 器材 澳門 辩论 镜头 餐厅 餐廳 講座 點滴 檳城 瀑布 藍山 藝術 關丹 籃球 攝影 聽歌 ABL apple art badminton basketball blue mountain book bread breakfast bukit tinggi cafe camera cameron cheers cherating classical coffee concert copenhagen denmark design diary durian eclipse fairtrade feeling firework food friend fruit full-frame gadget GRD GRD2 greece happen haruki murakami hometown house hualien incident interior ipoh jandabaik japan jeram toi jogging kelantan KTM kuala lumpur kuantan kundasang kyoto langkawi lens life living style Macau marudi melaka memory miangkam midvalley mossy forest movie mt kinabalu music musicstory nba netherland new year organic panasonic G1 park pasir belanda penang people perhentian photo photography picnic poem portrait postcard prewedding programming reading restaurant rimbun dahan running science sentimental sggabai sharing shopping sick singapore sports star trait starbuck story stroget taiwan technology thought thoughts thoughts.省思 titi eco farm travel trip typica wangsa maju waterfall wedding

顺手牵羊

每次我去慢跑总会带一件替换的衣服,和500ml小瓶装的饮用水。这两样东西就搁在公园的一处凉亭椅子上,那座凉亭也是慢跑的起点和终点。今早一如往常,我把东西放好,做些暖身运动,看了看不远处的高楼电子时钟显示器,记下时间开始慢跑。这回是停了近两个月后的再次慢跑,不敢跑久,目标定在六公里。大约四十五分钟后跑完,回到凉亭处打算做些“冷身”运动,当然也汗流浃背,该喝水补充身体的水分。

可是水瓶和替换的衣服都不见了。这还是不曾发生过的事情。(也证明了不曾发生过的不表示不会发生。)我环顾四周,有两位清洁工人在扫地。于是我问那位比较年长的妇女是否看见凉亭里的水瓶和衣服,她看起来有点迷惑,摇头说没有。再转过头去问看看另一位年轻的男子。那男子不会说马来文,大概是外劳吧。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而年长的妇女好像想起什么,反问我是不是装在一个黑色纸袋里。我点头说是,她即对那年轻男子说把刚才“拿”到的那些东西拿出来。只见那男子从右边裤袋拿出一件折好的衣服,我再追问水瓶呢。妇女又吩咐了一声,男子从左边口袋拿出水瓶,里头的水还是满满的。

我接过衣服和水瓶,原本的纸袋被他用来装汽水罐了,我也要了回来。年长妇女赶紧向我道歉,说那男子才上班三天,不清楚这里的“规则”,看到“遗漏”的东西就占为己有了。我也没有生气,只是要求妇女好好训导男子一番,下回别再顺手牵羊。

我假设男子刚来到这个国家,在这座公园任职清洁工人,还没有体认到公园范围内的任何“非垃圾”都必有所属(我也假设他能够分辨衣服和那瓶水不是垃圾),也许他以为没人看管的事物是属于被丢弃的(虽然那实在不能符合他对垃圾的定义)。就好象拾荒者能够从垃圾场找出一些有用的东西,他在工作期间顺便拾荒。
或者更简单一点,那男子不过是想捡些便宜,反正是无人看管的事物,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他就顺手放入自己口袋,多数是没人会因为不见了而过问。可是过后他还留在“现场”,难道真的不怕有人过问?

也许我并不需要探讨他的动机,毕竟发生了的事情就是结果,而结果才是事情的重点。不管动机好坏,只要是造成的结果恶劣,那行为必然遭人谴责(或是律法惩罚)。这次“牵”衣服和水瓶的事情并没有造成恶劣结果,最多是我忍一忍口渴,顶一身湿汗的衣服回家,不至于会脱水而死。所以我做了冷身运动后就离开了,临走前还提醒那妇女务必教导他不要“顺手牵羊”,那是偷窃。当我们不确定一些东西时,就不要用“以为”的说法来为那东西命名。因为“以为”通常有所偏差,偏向自己的利益。


0 commen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by fox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ited States License.